孙久万长篇打工小说《归途》连载(十三)

点评

乐客网 作品 2020-06-05 08:39  来源:原创/孙久万

对于文飞燕,我还是比较同情的。像她那样死心塌地爱一个人,这在当今灯红酒绿、纷繁复杂的人际交往中还是很少见的。

       对于文飞燕,我还是比较同情的。像她那样死心塌地爱一个人,这在当今灯红酒绿、纷繁复杂的人际交往中还是很少见的。尽管人们口里常说什么贞洁之类的话,但真正谈得上贞洁的,我想还是文飞燕。这事刘霸天最清楚。他曾多次对我说,他接触的女孩子无数,但真正称得上纯洁的还是文飞燕。她是带着处女之身投入到他的怀抱的。说起那段故事,刘霸天感到非常自豪。他说,那晚他在酒里放了少许安眠药,几分钟就让文飞燕昏昏欲睡,乖乖地任由他抱到床上。然后,便是抚摩和发泄。事后,刘霸天发现,他的床单上留下了一大滩血迹。这时他高兴得要命。经验告诉他,文飞燕还是个处女。为了这事,刘霸天好几天没合上嘴,心甘情愿地为文飞燕多花了好几千块钱。只要文飞燕喜欢的东西,刘霸天基本上都给予满足。
       可惜的是刘霸天身在福中不知福,这么好的一个女人,却不知道珍惜,成天喜新厌旧,在外面沾花惹草,过着一种江湖浪人的生活。这事放在谁身上,都觉得十分难受。何况像文飞燕这种死心眼的人呢。
       也许又有人问我,像文飞燕这种人也值得赞赏吗?其实我并不是赞赏她。我只是觉得她也有自己宝贵的一面。虽然她身在一群从事着男欢女爱职业的小姐当中,但她从不与那些有钱人家发生关系。她说这样她才能抓住刘霸天的心,才能在刘霸天面前具有强有力的说服力。
       文飞燕在我们这个集体当中,可以说还是比较有凝聚力的。她过去常常跟刘霸天在一块,从不说我们的坏话,有时还故意包庇我们的不是。这个我与李冰最清楚。记得有一次我与李冰到集团西区去收钱,在回来的途中刘霸天叫我们顺便给他买张沙发床回来。本来床价是6800元,但我和李冰跟家具城的老板谈成4500元,其中赚下了两千多元。可谁知家具城的收银员是文飞燕的一个很要好的姐妹。她把我们要求虚开价格的事告诉了文飞燕。随后文飞燕找我问了一下情况,我斗胆承认了这事,可她在刘霸天追问我们的时候却站出来说这事我知道,没什么值得怀疑的。这让我和李冰很感动。就从那时起,文飞燕在我们的印象中,始终都是很“完美”的那种。尽管她比我和李冰都小,但我们还是称她“大姐大”。无论什么时候,什么活动,我们都乐意请她参加。刘霸天的所有秘密,包括他对我们的一些想法,只要是说给她听的,文飞燕都乐意告诉我们。
       这天我又去找巴山和李自强了。我把刚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对他们讲了。他俩只是相互一笑,并微微点了一下头。我似乎觉得有点蹊跷,便问,你们有什么想法吧。李自强说,将来你会明白的。
接下来的时间里,我们开始讨论文学。李自强今天比较空,让我们就在他的办公室闲聊起来。我们聊当前文学创作的名家风格,从巴金三部曲聊到路遥的《悲惨人生》;从七八十年代的知青文学聊到如今民工文学的主流创作。巴山是如今民工文学创作的行家里手,当然发表的言论最多。他把他在广东开始从事打工文学创作的一系列故事讲给我们听,并从中挑选出一些经典之作与我们分享,这让我和李自强感到十分高兴。
       李自强从事的是警察职业,所以与社会闲杂人员和犯罪分子“脱不了干系”。他的作品大多反映警察与犯罪分子的情感纠葛。为了一方平安,他伤透了脑筋。他常常把这些情绪发泄到他的作品当中,尽情抒发他在法制线上的爱憎分明,有时还在作品里加进一些个人想法和建议。记得去年,他在《东海》杂志上发表了一部中篇小说叫《警察故事》,里面融进了大量怎么保护一方平安的建设性意见,曾在警察界引起强烈轰动。东海市公安部门为此还专门召开了一次文学创作讨论会,请李自强发表重要言论。一般而言,发表言论都是一些单位一把手或政府一级官员的事,像李自强这样一位派出所的副职来发表言论,绝对屈指可数。李自强在言论中说,我们如何构建和谐社会,警察担负着最为重要的历史责任。人心都是肉长的,犯罪分子也有其善良的一面。我们应时时注意办案策略,多讲究技巧,少动些暴力,从根本上消除涉罪人员的犯罪动机,让他们深刻认识到生活的美好,从此脱离苦海,重新做人。
       我是文学创作的新手,当然发表的言论最少,也没什么经验可言,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听他们“滔滔不绝”,偶尔点点头,穿插一些不着边际的话,算是对他俩的高谈阔论予以肯定。
       我们就这样愉快地度过了一个上午。中午时分,李自强叫我们在他们单位食堂随便吃了点东西,算是作一个短暂的告别。离开派出所后,我想到文飞燕还在医院,刘霸天交代的事情还没去办,便匆匆向镇中心医院走去。
       到镇中心医院要经过一个超市,取名“联华超市”。该超市是上海一个老板开在东海的一个分店,规模很大,听说投资2000多万元。刘霸天对这里非常熟悉,他曾两次在这里捞到了近十万元的好处,其中现金6万,其余皆为服装和手机。当时我还没进入到这个集体当中,听说事情闹得很大,市政法委书记还亲自对此案成立了专案小组,通过半年的侦察工作,认为刘霸天有最大嫌疑,但最终都因证据不足而不了了之。当然,这得多亏刘霸天的辩护律师蓝天。他凭借自己在北京大学政法系的资力和资质,为刘霸天撑起了一把绿色大伞,使刘霸天能够在东海市的任何行动中左右逢源,逢凶化吉。
       想到去看文飞燕,总得买点东西才行。我快步走进超市,买了5斤柑橘和一罐壮骨粉,花了不到五十元钱,迅速来到镇中心医院。文飞燕住在318病房,里面并排放着3张床,其他两张空着,只有他一人躺在床上,李冰和棒槌不知跑到哪儿去了。
       文飞燕躺在床上,双眼紧闭,似乎睡着了。挂在床头上的吊针,一脉白色液体正通过细细的管道直通向文飞燕的手背。我不懂医术,也不知道打架了是不是也要挂吊针。退回三十多年前,那时我很小,常常因为调皮翻了跟斗摔破了手背或背脊,医生只给我贴上几块膏药开几片西药很快就了事,最多就几块前。而今的医生可见长了,都一扪心思地钻进钱眼里了。简简单单一次感冒也要挂吊针,一场下来没有百把元是不行的。就说文飞燕这事,我的一位从医多年的好友说又没伤到骨,去什么医院。我们常常在讲医德,我不知道有几个医生真正具备这两个字的条件。现在的医生可是明码标价。不同层次的医生连待遇或红包都相差一大截。这就是新形式下的“经济搞活”,倒把这些口里唱着治病救人美德,心里盘算如何获取更大利润的医生们“搞活”了。
当然,在文飞燕走进医院这天,我们都觉得这样的收费很合理。像刘霸天这种人,对他不要太吝惜,该花的钱尽量花。这话文飞燕对我说过好几次。她已经看惯了刘霸天花钱如流水的习惯,怎么劝他都没用,还不如自己多花花,这样心里也平衡些。
       我轻轻地挪了一把椅子,小心地在文飞燕的床边坐下。望着她被刘霸天打得鼻青脸肿的样子,心里感到很不是滋味。刘霸天这王八蛋,出手也太很了点。文飞燕从一个黄花闺女跟了他,这么多年,没有感情也应该有点交情吧。亏他常常把“知恩图报”四个字挂在嘴边。从这件事上,我们更深入地了解了刘霸天这个人。他是属于那种站着说话不腰疼,做人做事毫无逻辑的人。
       文飞燕被打的当时,我和李冰很想帮帮他,可我们又怕帮了倒忙,致使文飞燕遭受到更大的伤害,同时我们也会没有好日子过。因为过去我们吃了好几次亏,最轻的一次是扣了我们三个月的薪水。
       不大一会儿,李冰和棒槌回来了,他们各自手里提着一大包东西。我说你们不照看病人,跑去逛超市了?李冰说我也不想去,可飞燕姐硬要我们去,说她想安静地睡一会儿,随即李冰从衣兜里掏出两张钱来,你看还有二百元没用完呢?
       什么?她又给你们钱了?我感觉到心里又一丝隐痛。
       是啊。李冰提起右手的编制袋往我手里塞,看,她还叫我跟你买了一点东西回来,她说你最喜欢吃荔枝。我的手突然感觉到一阵颤抖,似乎承受不了这份真情。文飞燕不是一般的女人。她处处都在为别人着想,即使在自己受到伤害的时候,她也不埋怨我们的“熟视无睹”。这当然并非我们的初衷,我们是帮不上她的忙的。她也清楚这一点,所以她不记恨我们,反倒对我们更加关心了。
       我叫李冰倒了点热水,小心翼翼地为文飞燕擦拭着脸上的伤痕。文飞燕似乎感觉到温暖,她的脸上呈现出一丝很舒适地表情。此时,我就像为自己心爱的人分担她的痛苦一样,做着一件极为神圣的事情。也许我的动作稍微重了点,把文飞燕给弄醒了。我赶紧说,对不起,我不会伺候人。
       文飞燕说,哪里,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,你们怎么都在这啊。
       棒槌在一旁抢先回答,是啊,看你睡得那么香,我们都不忍心叫醒你呢?
       擦完文飞燕的脸,我心疼地对她说,感觉怎么样?她说没什么,你们放心,我没事的。李冰从袋子里取出一个橘子来,拨开橘皮,一芽一芽地递到文飞燕的嘴里。文飞燕艰难地蠕动着嘴唇,一行眼泪不由自主地渗出眼眶。我急忙问,怎么啦?文飞燕抬起自己的右手擦干了眼泪,对站在旁边的棒槌说,小弟你过来,你能不能帮我办点事。棒槌急忙躬身回答,飞燕姐你说什么事,我马上去办。
       你到“相逢大酒店”去把我的镜子和梳子拿过来,顺便了解一下姐妹们今天的预约情况,别告诉她们今天发生的事,就说我出差几天就回来。文飞燕快速作了交代,示意棒槌快走。
       棒槌提着刚买来的一袋东东离开了病房,我们猜想,他现在肯定会先回宿舍,然后才到“相逢大酒店”去完成文飞燕交代的事。这样来回会有很长一段时间,更有利于我们三人随意交谈。因为我了解文飞燕,她事先支走棒槌,肯定有什么话对我和李冰说。
       文飞燕叫李冰把房门关好,然后让我俩分别坐在病床的两侧,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,你们要注意棒槌这个人,他是刘霸天安插在你们之间的眼线。你们过去的所作所为都没有瞒过刘霸天的眼睛,其实这些都是棒槌这个家伙告的密。李冰一听急了,他妈的,老子捅死他。文飞燕说别,我们应该跟他多唱点空城计。我文飞燕现在也想明白了,原指望刘霸天能够搞点本钱,和我正正当当做点体面一点的生意。可她为了女人,在外面胡作非为,已经没什么指望了。我想你俩也应该有所打算,特别是像你巴山这样的人才,不是自己没有本事,只是没有跟对老板。我们都不能这样成天过着酒醉心迷、提心吊胆的日子了。李冰问飞燕姐有什么想法?
       文飞燕转眼望着我,说,巴山你带着李冰多到市面上走走,看看有什么好的项目,要求投资不大,风险较底,到时候告诉我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lekezh.cn/wenhua/zuopin/202006/0512339.html
乐客网——致力于打造中国传媒增值服务平台。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lekewang197132

(责任编辑:乐客网)
标签:

1.乐客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“来源:乐客网”。如有不尊重原创行为,乐客网都将保留追究责任权益;

2.乐客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。对于未注明原作品不得转载的稿件,我方不承担相关责任;

3.乐客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。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,烦请提供版权疑问、身份证明、版权证明、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rockdg23@163.com,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。

4.关于乐客网的所有法律事宜,均由本网特聘法律顾问协助处理。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更多 相关阅读
要闻

孙久万长篇打工小说《归途》连载(十三)

对于文飞燕,我还是比较同情的。像她那样死心塌地爱一个人,这在当今灯红酒绿、纷繁复杂的人际交往中还是很少见的。……

必读科技新闻

孙久万长篇打工小说《归途》连载(十二)

不知怎么的,我突然觉得自己想笑。面对刘霸天这种反常的举动,我感觉他做事太没逻辑。刚刚把文飞燕揍进了医院,现在又……

每日精选阅读

主动放下是一种智慧

放下是一种心态,一种精神,更是一种品格,一种境界。放下了自我,才能想到别人;放下了个人,才能想着国家和人民;放……

专题
关于乐客网|东莞乐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|乐客网络平台

乐客网|东莞乐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|乐客网络平台(http://www.lekezh.cn),乐客网是东莞乐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的、集各大综合门户网站、行业门户网站优势,统计工作研发、制作、服务、销售为一体的综合型互联网门户网站。

微信
微博
R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