孙久万长篇打工小说《归途》连载(十二)

点评

乐客网 作品 2020-05-24 17:59  来源:原创/孙久万

不知怎么的,我突然觉得自己想笑。面对刘霸天这种反常的举动,我感觉他做事太没逻辑。刚刚把文飞燕揍进了医院,现在又为我介绍对象。

       回到“总部大楼”,李冰和棒槌没事把西区办事处的刘星叫过来斗起了地主。赌资不是很大,一场下来不过百把元。看到我回来,他们自动结束了“战斗”。巴山问我情况如何,我说基本上有点眉目。刘星问什么事,我说不该你问你就别问。刘星知趣地滚一边看他的报纸去了。棒槌也开始说,看起来你老乡的事情挺复杂的。李冰在一旁帮我回答,是啊,我昨天听阿万的老乡说有点麻烦,但有巴山帮忙相信会好的。棒槌听李冰这样一说,不知怎么的突然产生了好奇。他走过来用左手肘故意碰了碰李冰的手背问,有没有什么新鲜事,给大伙讲讲。我怒目圆盯地看着棒槌,许久,不说一句话。棒槌看了我一眼,知趣地闭上了嘴巴。
       趁着棒槌和刘星没注意,我有意向李冰使了个眼色。李冰会意地点了一下头。接下来李冰开始分配工作:刘星照常回自己的老窝去蹲守,棒槌到文飞燕那边去协助察看场子。
       待两位走了之后,李冰急忙问我怎么样?我说老大在东海市区一个叫“凯悦花园”的住宅小区里包养了一个情人。虽然我没有亲眼看到那个女的是谁,但我可以肯定我们认识。李冰说有这个可能,凭刘霸天的个性,如果这个女人我们不认识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在外面租房的,但不知这个女的会是谁?
我也纳闷着呢。我说。
       过去他认识的漂亮女的一般都会对我们讲,有时还故意带回来在兄弟们面前炫耀炫耀,可现在却玩起了“金屋藏娇”的游戏,这里面说不定还有什么文章!
       听李冰这么一说,我也觉得很有道理。看来,还得真要寻找机会前去看个究竟才是。
       又过了两天,一大清早。我刚起床,刘霸天就回到了总部大楼。他前脚刚进,文飞燕后脚就跟了进来。我当时正拿着牙刷和口杯准备进卫生间漱口,看到她进来,我忙着打了声招呼:文姐今天有空前来检查工作?刘霸天坐在沙发上刚拿上报纸准备看,听到我打招呼,立即转过身来。在他看到文飞燕的一刹那,脸色显得有些阴沉。
       刘霸天说,不是叫你管好自己的事就行了吗?
       这么长时间都找不到你,你干吗去了?
       我干什么事要向你汇报吗?刘霸天显得有点生气。
       你过去对我可不是这样,你变了!文飞燕心里很不是滋味,她接着说,我十八岁就跟了你,现在都快十年了,难道你对我就没一点感情?
       也许刘霸天感觉到文飞燕的话里有一些道理,他缓和了一下语气,说,我这不是很忙吗?你看下面几十号人,都要吃饭呢,我容易吗?
       那你也用不着不接我的电话呀!自己没做亏心事,何必害怕鬼敲门……文飞燕有完没完地在那儿说个不停。
       “啪”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文飞燕的脸蛋上,接着就是一阵嚎嚎大哭。刘霸天气急败坏地用手指着她的脸,大声吼道,给你脸你不要脸,你找死呀你!
       这是有史以来刘霸天第一次在文飞燕面前发火,也是第一次在文飞燕身上大动干戈。文飞燕突然受到这么大的打击,哪会轻易松手。她猛然抓住刘霸天的衣领,胡搅蛮缠起来,哭着叫着说他没良心。这么多年她一直把他当作自己能够终身相伴的丈夫,没想到他会这样对她。我们从来没看到过文飞燕泼辣的样子,这次算是真正饱了眼福了。刘霸天被文飞燕死命拽着不放,这可激怒了他的野性。他猛地一把抓住文飞燕的头发,狠命地将她按倒在地下。只见一阵拳脚相加,文飞燕顷刻被打得鼻青脸肿。直到文飞燕不能动弹,刘霸天才叫李冰和棒槌安排送她到医院。
       也许有人说我们没有同情心,看到这种情况都不制止一下。其实朋友们并不了解刘霸天这个人的个性。当他在生气或者发泄的时候,最好别去劝他什么,否则他会连你一起揍。看到这种情形最好的办法就是各做各的事,就当没看见一样。等他发泄完了自然就会松手。文飞燕虽然跟了他那么多年,大部分时间都在宾馆里忙他的小姐生意的事,对刘霸天这个人,看到的也只是善意的一面,今天她算是真正领教了他的残忍了。想想过去的文飞燕,在刘霸天眼里就像是一块宝,谁也不敢沾惹她。那些年月里,我们几乎每天都能够看到他们俩在一块儿吃饭或做事。有时还会弄出些浪漫小插曲来,搞得兄弟们心里痒痒的。记得有一次,我和李冰刚从外面办完事回来,一进房门,就听到刘霸天的房间里传出一阵剧烈的喘息声。我俩寻声猫腰缓步走去,在刘霸天的房间门口驻足静听。一阵“吱呀……吱呀……“的声响透过铁门的缝隙传出来,节奏平和而缓慢,那种感觉就像是在温泉里享受一次畅快地洗浴。沙发床是刚买回来的,声音清脆而热烈,它不停地撩拨着我们的思维,使我们不得不胡思乱想。李冰还不时用手摸摸他那裤裆里的东西,看样子受到不小影响。我小声笑着对李冰说,你受不了了吧。李冰也说,你呢?还不是一样。不用说,听到这种声音,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会产生这种变化的,不然别人肯定会说你生理上有问题。一会儿,文飞燕在房里说,好舒服哦,你快点吧,我有点受不了了。刘霸天说,今天都搞了两次了,我可有点坚持不住了。文飞燕继续说,你不是很雄吗?我倒要看看你会雄到那种程度!啊……啊……我完了,夫人!宝贝!刘霸天感觉力不可支了。他第一次在女人面前说出“完了”的话,并且是在文飞燕面前说出来的。这让文飞燕非常高兴。
       文飞燕第一次征服了一个雄性十足的男人,并且让他在自己的跨下举手投降。她感觉到一种莫大的“光荣”,这光荣证明了她在刘霸天的生理上,还是占有绝对优势的。她常常听到旁边人说刘霸天是很雄性的那种男人,一般女性是征服不了他的。可文飞燕不相信,在数月之后的那天下午,她终于以自己的行动证明了这一点:她比刘霸天还雄。今后她也不怕刘霸天怎么折腾她了,因为她已经彻底了解了他的底细。
       送走文飞燕,刘霸天叫我到他房间里商量事情。我说等会儿,我把手头里的事情忙完了再说。他说可以,我先理出个头绪,你来整理就行。我说好的。其实这时,我并没有什么事。我在考虑刘霸天“金屋”里的那个女人,她到底是谁?我考虑了好久,始终没有一个合理的答案。因为他所接触的女人,我们基本上都认识,并且对她们的个性和能力都了如指掌。她们只是陪他玩玩而已,最多也只是个把月就挥手告别,从此不相往来。而现在这个女人,居然能够天天让刘霸天心甘情愿地去陪她,这在刘霸天的生活史上算是首例。我暗暗下了决心,一定要寻找一个恰当的机会前去看个究竟。
       在房间里呆了好一会儿,我还是极不情愿地走了出来,来到刘霸天的宿舍门口,轻轻地敲了一下门。刘霸天说进来。我推开虚掩的铁门,看到刘霸天正在他的书桌前,摊开一叠稿纸胡乱写些什么。我问老大商量什么事?他说你先坐下来,我们谈谈。我说好的。随即我在他旁边选择了一个比较空挡的沙发椅坐下。
       在许多人眼里,像刘霸天这号人不会有很高的学问,成天只知道打打杀杀,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,说不一定那天碰上扫黄或者比较大的运动,就人头落地,一命乌呼了。可刘霸天不一样,虽然他的文凭只是初中,但随着这些年跟我们在一起,也学了不少东西。到底学得怎么样?一看他的房间就知道了。他的双人床上,四分之一的空间是书籍,什么商场策略、品牌战略、生意赢家等等占满房间的大小角落,就连他的书桌上也垒起一米多高,差点连写东西的空间都没有了。好几次与一些“客人”交往,他还时不时说些诗词之类的东西,旁人听了都觉得他很有学问。其实那些都是从书本上现抄现卖来的,没有那一句是他的原创。套用他的话说他只是一个复制者,把别人写的东西“发扬光大”罢了。
       刘霸天放下手里的笔,转身坐在沙发床上。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我,似乎想从我的脸上看到一些意外的迹象。我说你这样看着我,我觉得好奇怪。他说我最近心情不好,没有把更多的心思放到工作上,请原谅。我说没什么,兄弟们都理解。
       真的理解么?刘霸天最近在干什么?其实谁也不知道。他每天早上从东海市区的凯悦花园过来,傍晚离开总部大楼,看到的只是来去匆匆的身影,听到的只是一些不着边际的言论或训斥。其中棒槌基本上包揽了刘霸天训斥的全部内容。李冰跟我穿一条裤子,故意将一些责任往棒槌身上推,搞得棒槌里外不是人。好几次棒槌忍无可忍,居然想辞职不干,却被老大一声:“大胆”震得哑口无言。
       刘霸天接着说,有一件事我想对你说,不知你意下如何?
      我说你说吧。
      你觉得于谦怎么样?
      什么怎么样?我疑惑不解。
      刘霸天装出一副菩萨心肠,你也老大不小了,我想给你找个对象。
      她可是你的马子呢?
      我们早没那种关系了。她现在已经是卓强电器集团办公室主管了。我看她挺不错的。
      你叫我来商量的就是这事?我立即在脑海里打了一个问号。
      刘霸天一本正经地说,是啊,我们一起生活了五年多,关心关心也是应该的。
      我说谢谢你的好意,我目前还不想考虑这事。
      怎么啦,瞧不起!
      不是,我只是觉得自己现在还没有建立家庭这种能力,所以暂时不考虑了。
      哦,那随你吧,但记住,如果有这种想法要先告诉我,我一定鼎力相助。
      不知怎么的,我突然觉得自己想笑。面对刘霸天这种反常的举动,我感觉他做事太没逻辑。刚刚把文飞燕揍进了医院,现在又为我介绍对象。这两者之间怎么差距那么大呢?
      看我没有那份意思,刘霸天也只好作罢。他伸出右手轻轻拍了拍我的左肩,笑着说,今天大家都放一天假,你也出去玩玩。随即,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叠钞票来,迅速数了十张,叫我玩够了顺便买点水果到医院看看文飞燕。
      我接过钱,对刘霸天说了一声谢谢,然后,迅速离开了房间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lekezh.cn/wenhua/zuopin/202005/2312193.html
乐客网——致力于打造中国传媒增值服务平台。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lekewang197132

(责任编辑:乐客网)
标签:

1.乐客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“来源:乐客网”。如有不尊重原创行为,乐客网都将保留追究责任权益;

2.乐客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。对于未注明原作品不得转载的稿件,我方不承担相关责任;

3.乐客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。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,烦请提供版权疑问、身份证明、版权证明、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[email protected],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。

4.关于乐客网的所有法律事宜,均由本网特聘法律顾问协助处理。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更多 相关阅读
要闻

孙久万长篇打工小说《归途》连载(十二)

不知怎么的,我突然觉得自己想笑。面对刘霸天这种反常的举动,我感觉他做事太没逻辑。刚刚把文飞燕揍进了医院,现在又……

必读科技新闻

主动放下是一种智慧

放下是一种心态,一种精神,更是一种品格,一种境界。放下了自我,才能想到别人;放下了个人,才能想着国家和人民;放……

每日精选阅读

苏轼一首无法超越的经典诗作,短短28字,却温暖

常言道:"人生不如意之事,十之八九",生活在人世间,每个人都是红尘中浮浮沉沉的一份子。即便是才高聪慧如李白、苏轼……

专题
关于乐客网|东莞乐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|乐客网络平台

乐客网|东莞乐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|乐客网络平台(http://www.lekezh.cn),乐客网是东莞乐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的、集各大综合门户网站、行业门户网站优势,统计工作研发、制作、服务、销售为一体的综合型互联网门户网站。

微信
微博
R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