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日报山东扶贫访谈录

点评

乐客网 访谈 2020-10-12 11:49  来源:大众日报

大众日报派出多路记者奔赴基层蹲点调查,深入贫困户家中实地探访,与基层干部、专家学者深入交流,述说脱贫故事,记录扶贫感悟。今明两天,大众日报分别刊发记者发自潍坊市寒

    今年是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收官之年。在这场攻坚战中,山东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,以良好状态、过硬作风和严实标准,向党中央、向全省人民交上一份合格答卷。
    大众日报派出多路记者奔赴基层蹲点调查,深入贫困户家中实地探访,与基层干部、专家学者深入交流,述说脱贫故事,记录扶贫感悟。今明两天,大众日报分别刊发记者发自潍坊市寒亭区、日照市五莲县的蹲点调查报告,敬请关注。
  □ 本报记者 戴玉亮
    脱贫攻坚,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。脱贫攻坚,从党委、政府角度看,是扶贫;从贫困户角度说,是脱贫。脱贫攻坚,需要扶贫者和脱贫者共同努力。
  9月下旬,记者在潍坊市寒亭区蹲点采访,就扶贫话题与区、街道、村三级扶贫干部进行访谈,同时实地探访部分贫困户家庭,并书面采访了有关学者,就贫困问题得到了更多的信息和更宽广的观察视角。
  记者选择潍坊市寒亭区,主要出于以下考量:一,寒亭在全省发展中处于中等偏上水平,虽然是个市辖区,但农村人口比例大,且绝大部分村有贫困户,有普遍意义;二,脱贫攻坚中,财政的力量、干部的力量以及市场化的手段等,在寒亭取得了良好的预期效果,有借鉴意义。

    第一场:董家杨孟的贫困户
    地点:寒亭区开元街道董家杨孟村村委会办公室
  对话人:张立志(董家杨孟村党支部书记);高波(驻村第一书记);栾晶晶(开元街道扶贫办专职副主任,女)
  栾晶晶给记者提供的材料显示,董家杨孟全村141户390人。
  张立志说,村里原有建档立卡贫困户9户。现在,有5户已经稳定脱贫,不再享受政策,严格说不能再叫贫困户了。还有4户也已脱贫,但需要持续兜底才能稳定脱贫,也就是享受政策户。
  栾晶晶接过话说,2018年前这9户都叫建档立卡贫困户。随着大家陆续脱贫,2018年起,开始细分为享受政策和不享受政策。
  享受政策的4户中,各有各的情况。
  董武汉,54岁,单身,无父母和儿女,视力一级残疾,只有一只眼有微弱视力,几乎没有劳动能力。偶尔,他会帮邻居干点活儿,或给人家的果园修一下树枝。董武汉是低保户,享受所有政策。另外,每个月还有310元的残疾人生活和护理补贴。
  董天之,72岁,因癌症2011年动过手术,妻子身体不好。一儿一女都已成家,但条件一般。
  董有之,77岁,老两口过日子。一儿二女都已成家,都是农民。之前,董有之一直赡养母亲。前年他母亲去世,103岁。
  陈桂花,71岁,丈夫去世10年了,有二儿一女。她有高血压、糖尿病。
  记者:这三户都有儿有女,既不是特困供养也不能纳入低保,如何享受政策?
  张立志:这叫一般贫困户。虽然他们没有特困供养补助和低保金,但可以享受其他政策,如医保、特惠保险、免费有线电视、产业扶贫项目分红、村级福利等。
  对一般贫困户的认定,村里很慎重。村委会研究,然后公示,村民无异议,才能纳入享受政策户。张立志说,这三户有共性,年纪普遍偏大,身体不好,自己基本无收入,儿女的家庭条件也不行,赡养能力不足。
  栾晶晶:2019年起,新发现和认定的贫困户不再建档立卡,而是纳入即时帮扶人口。董家杨孟村就有一户。
  这家男主人叫董友雨,今年42岁。2018年,董友雨出车祸,瘫痪了。去年出台即时帮扶政策,今年董友雨被纳入即时帮扶人口,享受所有政策,外加残疾人生活和护理补贴。董友雨家有3亩果园,现由其弟弟代为管理,17岁的女儿在张氏街道一个超市上班。
  记者:扶贫工作中,村干部承担哪些具体任务?
  高波:作为第一书记,我常年驻村,干的活儿和村干部一样。
  高波一一列举:一,对贫困户,村级先要进行精准识别;二,和街道干部一起,落实上级所有政策;三,帮扶责任,每个贫困户两个帮扶人,街办一个村里一个,帮扶人每个月至少入户一次,看看房子哪里有问题了,电路是不是老化了等等;四,向上反馈,如贫困户子女教育问题,村里能解决的村里解决,村里不能解决的向上反映;五,慰问贫困户,送福利,如床上用品、家具等,这些支出由村集体承担。
  据张立志介绍,董家杨孟村的集体收入主要有两块:土地承包费,一年收入8万元。一个光伏发电项目,一年3万元左右。这3万元,属于产业扶贫项目收益,一部分拿出来给享受政策户,剩下的用于村级公益事业。比如,建文化广场,购买健身器材等。
  栾晶晶说,产业扶贫项目的收益不能长期闲置,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花出去。而且,只能用于贫困户和公益事业,贫困户优先。

    场外:董武汉的家
    从村委会办公室出来,是文化广场。秋收时节,没有人健身,广场上晾晒着金黄的玉米。已是傍晚,太阳的余晖洒向广场,和玉米的色泽交织在一起。
  由广场向北,走几十步,就到了董武汉的家。他家大门紧闭,门上有一个粉蓝色的门铃,萌萌的样子。“是残联给装的。”栾晶晶说着,去按门铃。大门打开,一只棕色的泰迪“飞”了出来。狗是董武汉的一个亲戚送的,已经养了三四个月了。
  有些瘦小的董武汉把狗唤回,带我们进院。院子宽敞干净,没有杂物,地面铺了暗红色的地砖。东墙根一盆小小的荷花,暗示着主人的情趣。一台太阳能热水器,装在东屋窗台下。
  高波和村会计董有中,负责帮扶董武汉。“有事就给高书记打电话。”董武汉告诉记者。
  进房门,客厅的一个鱼缸里,居然养着泥鳅。“养大了吃吗?”“不吃,就是玩。”“有多少条?”“没数。”“养多久了?”“一年多了,这东西长得奇快。”
  东屋有沙发和茶几,旁边是一个澳柯玛小冰柜。栾晶晶说,沙发和茶几是扶贫办给买的。厨房不大,有单灶头燃气炉、油烟机、菜板等,东西不多,整整齐齐。主卧室靠北一张双人床,靠南窗一台电视机。“能看见吗?”“听,听新闻。”电视旁边,墙上挂着粉蓝色的门铃,和大门口的那个正好一对。室内这个门铃,不但能响,而且还发光。
  厕所和一间南屋连在一起,加了顶。
  “家里挺干净啊。”记者说。
  “自己在家,没事就收拾。”董武汉说。
  “还去果园干活吗?”“不干了,干不了了。”
  告别时,记者注意到,影壁墙处一株矮树上,石榴已经成熟。董武汉摘下一个,执意要送给记者。记者问:“甜石榴还是酸石榴?”董武汉说:“甜的甜的,这个熟得最好了。”
  出门后,记者把石榴送给了栾晶晶。这个28岁的一线扶贫女干部,最有资格享受这收获的喜悦。

    第二场:扶志问题
    地点:寒亭区开元街道办事处办公楼内
  对话人:栾晶晶;杨阳(开元街道扶贫办工作人员);于长廷(寒亭区扶贫开发办公室主任)
  刚和栾晶晶打过招呼,她就出去接了个电话。回来后,栾晶晶说:“这几天刚去世了两个贫困户,一个是特困供养户,70多了,肺癌;一个是低保户,聋哑人,不到60,心梗。”
  开元街道29个村,26个村原来有贫困户。现在,已脱贫享受政策的有162户247人,已脱贫不享受政策的户有325户766人。享受政策户中,特困供养户有特困供养补助,低保户有低保金,低保老年人还有困难生活补助,残疾人有生活和护理补贴。享受政策户有子女的,从学前到大学都有教育补助,另外有产业扶贫项目收益、村级福利等。
  在寒亭,享受政策户的孩子从出生起,就有奶粉补贴、保教费和学前教育补贴。义务教育阶段不能辍学,免除所有费用。高等教育阶段也有资助,比如雨露计划,对上职业院校(中职、高职、技校等)贫困生每人每年3000元补助。
  记者:年轻女性干街道干部,还是搞扶贫,挺累吧?
  栾晶晶:2017年10月,休完产假后第二天就开始干扶贫了。三年了,适应了。
  于长廷:扶贫工作中,压力最大的是镇街这一级。对下,他们要一遍遍地排查、走访。对上,他们要承接各种政策的贯彻、落实。
  栾晶晶:日常工作就是入户。入户,一是摸清情况,二是落实帮扶责任。贫困户的家底,我们和村干部一样熟悉。
  栾晶晶举了个例子。孙家杨孟村有个特困供养户叫刘国庆,今年66岁,年轻的时候受过刺激(据他自己说,是因为母亲半夜去世吓着了)。多年以来,刘国庆一天三顿酒,家里脏得外人下不去脚。按脱贫标准,卫生条件不达标也不行啊。2019年起,栾晶晶每周去刘国庆家一趟,有时候多少买点东西。去了,就敦促他收拾家里。他不干,别人劝他,他也不听。没办法,栾晶晶就给他打扫卫生、铺床、叠被子,还给他理发。理着理着,他就哭了。就这样,时间一长,双方建立起了信任,刘国庆开始自己动手打扫卫生。
  栾晶晶:前几天,我又去了一趟,家里奇干净。我现在只要一去,刘国庆见了我第一句话就是:姊妹儿,你又来了。
  于长廷:这就是“扶志”的问题。扶志,就是增强贫困户个人的内生动力。扶志,主要靠街道干部。已脱贫不享受政策户,大部分是通过扶志的方式,有了合适的收入来源,从而实现了稳定脱贫。用扶贫工作的行话就是:一人就业,全家脱贫。
  记者:街道扶贫干部最头疼的是什么?
  栾晶晶:还是“扶志”。
  栾晶晶又举了一个例子。有个单亲家庭,妈妈带着一个儿子。妈妈五十出头,不工作,儿子初中毕业后沉迷上网,白天睡觉晚上上网,母子二人一直吃低保。栾晶晶就想着,得给男孩找个工作。先是帮他在歌尔公司找,在车间当工人。他干了几天,嫌累,不干了。又帮他联系了别克4S店,当学徒。干了几天,又不干了。然后,又帮他找了一家新开的酒店,当服务员。干了几天,还是不干了。
  记者:如果联系一个网吧,让他当网管呢?
  栾晶晶:我们还真想过。但是现在网吧不景气,这种活儿不好找。
  记者:这种情况多吗?
  栾晶晶:比较少,但恰恰是我们工作的一大难点。
  记者:开元街道有多少产业扶贫项目?
  杨阳:共有5个。1个项目是花17.68万元,给一个省定贫困村打了两口井,这属于基础设施提升,没有收益。还有4个项目,是有固定收益的。
  据介绍,这4个项目是:一,2016年投资30万元,在街道办公楼顶上安装的光伏发电项目,收益归省定贫困村董家杨孟。二,2017年投资40万元,在街道停车场顶上装的光伏发电项目。这个算街道的,今年确权到了15个村。三,2019年利用专项扶贫资金75万元,实施了郭牌农业扶贫项目。四,2020年投资50万元,实施了西甜瓜全自动分拣包装流水线车间项目。后2个项目的收益都是每年8.5%。今年的收益已到账,并分配到贫困户。
  记者:作为扶贫干部,你们认为贫困的主要原因是什么?
  栾晶晶:拿开元街道来说,除了50个左右的特困供养户,另外100多个享受政策户主要是因病、因残致贫的。
  记者:这50个左右的特困供养户,是不是都是男的?
  栾晶晶:对,没有女的。

    第三场:政策兜底与产业扶贫
    地点:潍坊市通亭街金融大厦,寒亭区扶贫开发办公室
  对话人:于长廷
  寒亭区(含经济区)有9个街道、405个村,其中383个村有贫困人口。另外22个村是城中村,或比较富的村。这些村里也有因病和因残致贫的人,但都通过村集体的收入解决了贫困问题。
  寒亭原来的建档立卡贫困户,已全部脱贫。这些人脱贫后分为两种:3400户已经实现稳定脱贫,不再需要政策兜底。这些人家,一般都通过就业,人均年收入达到了当地的最低生活保障线以上,也就是5760元(潍坊市2020年标准)。已脱贫但享受政策的有2387户。这其中,一类是特困供养户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五保户,681户,大部分是60岁以上无劳动能力、无经济来源、无子女的,也有少量16岁以下无父母或父母是低保户的;另一类是低保户,1481户,也就是那些收入达不到当地最低生活保障线的。另外,寒亭区还有18户52人的即时帮扶人口。
  于长廷说,贫困人口是动态的。从2019年起,新发生的因病或因残等原因导致收入达不到当地最低生活保障线的,纳入即时帮扶人口。即时发现,即时帮扶。也就是说,从认定之日起,就通过政策兜底的方式,让他们实现脱贫。现在寒亭区重点照顾的就是已脱贫享受政策的这部分人,主要是特困供养户、低保户、即时帮扶人口。
  记者:这三类人群加起来是2180户,而已脱贫享受政策的是2387户。这多出来的207户呢?
  于长廷:是一般贫困户。这些家庭自身收入低,子女收入低、赡养能力不足,但又不符合纳入低保和特困供养政策条件。对这些人,政府不能不管,所以纳入一般贫困户,享受部分政策。
  记者:如何界定一个贫困户的收入?
  于长廷:比较复杂。
  据介绍,认定一个贫困户的收入,主要包括:一,土地收入(都有土地,大部分流转出去了);二,务工收入,通过公益岗(如清洁工、护工等)以及外出打工取得的收入;三,赡养费(有子女的),这需要村委、赡养人、被赡养人三方签订协议,以书面的形式确定;四,60岁以后的养老金;五,村级福利。每项都要仔细核算、核实,并征得贫困户的认可。
  2018年7月,记者在这里采访的时候,还有一户人家没有脱贫。据了解,这户是高里街道的管春海。孩子得了白血病,夫妻俩陪孩子长期在天津治疗,费用高达100多万元。2018年,当地为这家办理了三口低保,享受贫困户特惠保险,并办理了大病救助,报销医疗费60多万元。之后,社会各界为其捐款20多万元。2018年,孩子成功进行了骨髓移植手术,正在康复中。该户最大的致贫原因解决后,夫妻二人也开始了正常的耕种和打工生活。2019年,这家人实现稳定脱贫。
  记者:有学者认为,产业扶贫搞不好就成了形式主义。寒亭有多少产业扶贫项目?
  于长廷:这就是扶贫专项资金使用的问题。从2016年开始,到目前为止,寒亭区一共使用了2206.208万元扶贫专项资金。这些钱,只能用于项目,也就是产业扶贫。
  12个光伏发电项目,共投入320万元。发电收益大部分归省定贫困村。大部分扶贫专项资金,寒亭区采取了投资和购置的方式,实施产业扶贫项目,并取得预期中的效益。
  于长廷表示,扶贫专项资金不能亏损。因此,寒亭一开始就确定了一个思路:要投当地成功的农业企业,不能零敲碎打。给农户买一只羊、一头牛这种事不能办,牛羊养不好或病死了怎么办?
  据介绍,确定思路后,寒亭区遴选了郭牌农业、绿之园等几个当地口碑和效益都不错的农业企业,进行投资或购置。投资类,类似借贷,短期一般是3年。企业用实物,比如大棚作抵押。购置类,就是购买对方的大棚或车间。这些购置的资产,产权归于固堤、开元、高里等6个街道,再由街道确权到村。收益细化、分配到村,确保到贫困户手里。
  以郭牌农业为例。2018年,寒亭扶贫办购置了郭牌的3个大棚;2019年,向郭牌投资550万元;2020年,花658万元购置了郭牌现代化的分拣、包装车间。到目前为止,投入郭牌的扶贫专项资金共计1397.52万元。不论投资还是购置,年收益都是8.5%。这些项目的收益,都如期兑现,目前累计收益520万元。
  记者:每年8.5%的收益,12年多就可以收回本金。12年后怎么办?
  于长廷:收回本金后,再与企业重新签订协议,8.5%的分成可以适当降低。

    隔空对话
    对话人:孙宗锋(山东大学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)
  在潍坊采访期间,记者巧遇山东大学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孙宗锋。
  听说记者的采访选题后,孙宗锋表示,脱贫攻坚是一项艰巨的任务,值得好好研究。尤其是,脱贫任务阶段性完成后如何持续稳定地脱贫,更需要长久之策。
  随后,记者通过微信向孙宗锋发去了一个简短的采访提纲。5天后,记者收到了孙宗锋的书面回答。以下是部分问题的解答。
  记者:脱贫攻坚,难在哪里?
  孙宗锋:脱贫攻坚,难在如何让这项“国家任务”持续下去。在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下,2020年完成脱贫攻坚既定目标,没有疑问。关键问题是,如何让这种重视程度演变为制度化的议程。如何不让贫困反弹,是下一步的重点。
  记者:有议论认为,很多贫困人口是靠财政兜底的方式实现脱贫的,是不是合适?
  孙宗锋:目前各级政府扶贫任务艰巨,考核压力巨大。因此,借用财政兜底的政策工具是最为直接高效的。然而长期来看,财政兜底不具有可持续性。一方面,各级政府面临的财政压力与日俱增;另一方面,扶贫的根本在于扶能,而非扶钱。
  记者:如何避免产业扶贫走入形式主义的误区?
  孙宗锋:产业扶贫的思路是对的。借助产业、市场等的力量,真正将扶贫工作推向可持续发展的道路。我认为,这是扶贫的必由之路,借由产业扶贫,实现扶贫地区的造血式发展。当然,在这个过程中,可能会出现一系列的问题,例如走入形式主义的误区等。这需要借助制度的力量予以化解,更需要富有公共情怀的公职人员和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人士共同参与。
  记者:在农村,一小部分贫困人口,或者说极个别人就是这么想的:我有低保吃着,为什么要劳动?如何“扶志”?或者说能不能从策略上解决这一问题?
  孙宗锋:对于扶贫路上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那些失能、无能、低能的贫困人口,尤其是一些懒汉,的确需要引起足够重视。然而,仔细想想政府所拥有的政策工具,似乎又有些无能为力。我们说,扶贫要靠政府。但更重要的,是靠自身。这种自身能力的建设,是最关键的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lekezh.cn/fangtan/2020/1012/12594.html
乐客网——致力于打造中国传媒增值服务平台。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lekewang197132

(责任编辑:乐客网)
标签:

1.乐客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“来源:乐客网”。如有不尊重原创行为,乐客网都将保留追究责任权益;

2.乐客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。对于未注明原作品不得转载的稿件,我方不承担相关责任;

3.乐客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。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,烦请提供版权疑问、身份证明、版权证明、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[email protected],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。

4.关于乐客网的所有法律事宜,均由本网特聘法律顾问协助处理。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更多 相关阅读
要闻

百万年薪聘校长,这钱花得值不值

高薪水、保留职级待遇、补贴安家费……为了提高当地基础教育质量,满足群众对更好教育的需求,我国不少地方出重金招聘……

必读科技新闻

大众日报山东扶贫访谈录

大众日报派出多路记者奔赴基层蹲点调查,深入贫困户家中实地探访,与基层干部、专家学者深入交流,述说脱贫故事,记录……

每日精选阅读

焦点访谈:要点来了!总书记这样谈新时代治疆

第三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在北京召开,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。……

专题
关于乐客网|东莞乐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|乐客网络平台

乐客网|东莞乐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|乐客网络平台(http://www.lekezh.cn),乐客网是东莞乐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的、集各大综合门户网站、行业门户网站优势,统计工作研发、制作、服务、销售为一体的综合型互联网门户网站。

微信
微博
RSS